<em id="kwc90"></em>

<dd id="kwc90"></dd>
<tbody id="kwc90"></tbody>
  • 每天分享大量最新秒審核下款口子,幫助更多需要貸款的人找到最新口子

    呼蘭大俠真實身份楊中山,楊中山真實呼蘭大俠嗎

    1987年6月6日晚,張福貴系呼蘭縣許堡鄉派出所民警(一說為鄉派出所所長),他一家有五口人。包括張福貴在內,他家四口人遇害,還包括張福貴的妻子、大女兒和小兒子。二女兒受傷,幸運的活了下來。這是所謂的“呼蘭大俠”系列襲殺警察及親屬案首案發生了!至于今天,整整三十年久偵未破!本文轉載《封面新聞》2016年11月初新聞報道!

    呼蘭大俠真實身份楊中山,楊中山真實呼蘭大俠嗎插圖

    “呼蘭河這小城里邊,以前住著我的祖父,現在埋著我的祖父?!?/span>

    據《封面新聞》報道,這是民國才女蕭紅《呼蘭河傳》尾聲部分的佳句。據說,文本中的“呼蘭河”,不是《呼蘭府志》所記載的那條流動的呼蘭河,而是這座在松花江和呼蘭河北岸的小城。

    最近30年,呼蘭不再因蕭紅而聞名,而被一起“殺警案”所困擾,尤其是網絡世界里,此人被傳為“中國十大悍匪”第二名。近日,記者在黑龍江呼蘭調查發現,1987年至1988年,呼蘭及周邊區縣,確實發生過多起弒警案。但在網絡世界廣泛傳播的所謂案情,卻在知情人駁斥為“謠言”。

    那么,真相到底如何?有多少警察遇害?塵封多年的甘肅“白銀案”已破,“呼蘭弒警案”能破嗎?

    近30年不斷加劇的傳言

    從民間到網絡

    “呼蘭弒警案?”知道!30年前,殺了人,還在墻上留下“名號”……提及這起案件,哈爾濱滴滴專車司機梁師傅來了精神,卻也滿臉疑問:“真的有這個人嗎?”

    聽說此案的,還有哈爾濱花園街某火鍋店老板、呼蘭南大街小販和數位90后年輕人,等等。

    11月1日晚6點,哈爾濱花園街,某火鍋店。食客超過50人,年齡結構70后、80后和90后等三個時代。

    “這個人太殘暴了,專挑警察下手?!?/span>

    “那時候,呼蘭很多警察都不敢穿著警服出門?!?/span>

    “我聽我爺爺講過。但更多的還是在網上看到的帖子?!?/span>

    ……

    關于1987年至1988年間,發生在呼蘭及其周邊區縣的多起弒警案,70后食客和少數80后食客表示,他們知道的信息,幾乎都聽自民間“口口相傳”。多數80后和所有90后則表示,信息來自網絡。

    百度搜索該案疑犯,記者得到相關結果約16.2萬條。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施愛東則透露,2014年1月,他在論文寫作時,曾檢索發現結果為400萬條,可謂網路熱門詞條?!安贿^,官方報道中,幾乎找不到任何有效線索?!?/span>

    另據施愛東調查,該案從哈爾濱本土口口相傳,到通過網絡走向全國的時間節點是2005年。當年,隨著百度貼吧“哈爾濱吧”的建立,哈爾濱網民將呼蘭這起案件推向全國。而真正達到“極致”,則是因為天涯網民“孫小浩”發表的網文《中國十大悍匪戰斗力排行榜》。

    登錄天涯社區,檢索孫小浩,這篇網文的點擊率已達330多萬,發布時間2010年10月29日10點17分。文中將該案兇手列為“中國第二悍匪”?!?2人慘死”、“27人為公檢法的工作人員”、“在死者家的墻上,留下名號……”。

    記者注意到,此后但凡有網文提及該案件,文本內容與此文如出一轍。而關于死亡的人數,甚至被傳到了100多人。

    真相果真如此嗎?

    網絡傳播的死亡數字

    遭知情人反駁

    “什么?殺了100多人!還在墻上留字?完全是扯XX!網上說法完全是道聽途說,胡說八道?!?1月2日下午,潘濤坐在哈爾濱紅軍街拐角處一家酒店大廳角落里,說起網傳信息,這位1970年出生的退伍兵冒出了臟話。

    潘濤,哈爾濱人。1986年入伍,在武警哈爾濱支隊呼蘭中隊服役三年,主要工作地點是呼蘭看守所?!澳菚r候,看守所在后院,公安局在前院,所以公安局但凡有大案發生,我們不僅知道,還被調派去參與追查行動?!迸藵f。

    到底殺害了多少人?潘濤及多位呼蘭本地居民認為,1987年至1988年間,兇手殺害人數大約11人,包括五位民警和一位法院干警。

    關于這一說法,11月4日,記者多次致電或通過短信方式,聯系呼蘭區公安分局政治部主任郭景龍,但截至發稿,郭景龍未給予回復。

    那么,1987年至1988年間,哈爾濱轄區內,到底有沒有警察被殺害?記者通過查閱《黑龍江公安英烈名典》得到了證實。該《名典》中記錄,1987至1988年,哈爾濱境內意外慘遭殺害民警共計5人。其中三人為原呼蘭縣公安局民警,他們分別名叫張福貴、馬福林和朱海,案發時間均在1987年。另外兩位遇害民警,分別名叫賀瑞忱、王余馥。前者生前系巴彥縣公安局萬發派出所所長,遇害時間為1987年10月12日。后者生前系哈爾濱南崗區公安分局治安科民警,遇害時間為1988年9月2日。

    記者注意到,巴彥縣與南崗區,均屬哈爾濱管轄,且與呼蘭為友鄰縣。三個區縣距離處于“一小時交通圈”內。

    兩位警察慘遭滅門

    案件被記入警方文獻

    時間過去近30年,原呼蘭縣公安局三位民警遇害基本情況,依舊清晰留在潘濤及多位同期服役的戰友記憶中。潘濤等人的記憶,與《黑龍江公安英烈名典》記載基本一致。

    民警張福貴,遇害時間是1987年6月6日晚。這也是網絡傳言中的第一起弒警案。遇害前,張福貴系許堡鄉派出所民警。

    “我記得,張福貴家有五口人。包括張福貴在內,他家四口人遇害,還包括張福貴的妻子、大女兒和小兒子。二女兒受傷,幸運的活了下來?!?/span>

    據一位要求匿名的當地工作人員透露,二女兒一直交由呼蘭警方扶養,長大后,承父業,也成為一位警察,如今在呼蘭公安分局工作。

    潘濤記憶最深刻的當數民警馬福林。遇害前,馬福林系呼蘭縣公安局辦公室副主任。

    “這是一個很精瘦的老頭,為人處事非常和氣。我和他還一起出差,曾去遼寧押解嫌疑人回來?!迸藵貞浾f,30年前,馬福林家距呼蘭縣公安局大概300米。1987年10月27日夜間,兇手進入馬福林家,將馬福林和他老婆、兒子全殺了?!八€有一個女兒,和她丈夫就在隔壁睡覺,壓根沒聽到爸媽和弟弟遭遇了這么大的難?!?/span>

    民警朱海的遇害,則與另外兩位民警不同。

    據《黑龍江公安英烈名典》記載,朱海生前系呼蘭縣公安局建國派出所民警。1987年12月23日16時,朱海去局長家匯報工作。在局長家門口,被犯罪嫌疑人用五四式手槍擊中兩槍,經搶救無效犧牲。

    “這位局長,是時任副局長董超。朱海生前,與董超身形非常接近,年齡相仿。兇手或誤將朱海認作了董超?!币晃灰竽涿?、在呼蘭從警30年以上的老民警告訴記者,董超已于前不久因年老去世。

    施愛東認為,上述三位民警,均為普通民警。特別是前二者均慘遭滅門之禍,前后間隔只有四個月,因其恐怖慘烈,所以影響極大?!斑@或許就是謠言生成之因?!?/span>

    潘濤告訴記者,這個嫌疑人也曾失手。據他介紹,有一次,嫌疑人去殺一個看守所姓賈的管教。夜里撬門,賈管教聽到動靜,就把燈打開了。嫌疑人知道里面有準備,于是跑了。

    潘濤說,第二天,賈管教發現門上有撬痕。于是報警。后經北京來的痕跡專家鑒定,判斷這個撬痕與張福貴、馬福林兩名受害人家的撬痕系同一人所為,所用工具估計是斧子。

    兇手是誰

    網絡傳言從何而來

    圍繞這五起至今未破的弒警案,網上充滿了猜測,最終經過近30年的層層傳播,演變成現在網絡上流行的傳言版本。

    據施愛東查證,該案引發的傳言具體來自民間。施愛東說,天涯社區、百度貼吧、貓撲是該案最主要的傳播地。由于未能結案,警方沒有公布過疑犯的直接信息,缺少了官方信息來源,信息市場就被道聽途說占領了?!?/span>

    施愛東認為,各種想象、猜測、分析、印象被當成內幕消息廣為傳播,由此滋生了各種互相矛盾的說法。從現有資料看,其實就是“謠言”衍生物,兇手其實就是一個“變態殺人狂”。

    而在潘濤腦海里,兇手有一個這樣的“畫像”——身體強壯,體力充沛?!耙罁盖榉治龊透鞣矫婢€索看,兇手應該35歲左右,年齡太大體力不行,年齡太小,考慮問題沒這么成熟?!?/span>

    那時交通非常不便。從呼蘭到哈爾濱,至少要一個半小時,而且還要渡過松花江。潘濤還認為,兇手或許有一輛自行車,作案后便于迅速逃離。另外,從行事風格看,兇手應該是個慣犯。

    關于兇手的反偵察能力,潘濤回憶馬福林一家被害現場時說,馬福林家是平房,家里有口大水缸。兇手把自來水龍頭打開,把家里鵝鴨放出來。民警進入現場發現,滿屋都是水,鵝鴨亂竄,把現場全破壞了。

    “白銀案”已告破

    “呼蘭弒警案”能不能破

    2016年,甘肅白銀案告破。于是,有網友提問:呼蘭弒警案能破嗎?

    據多方資料顯示,當前呼蘭及其周邊區縣發生弒警案后,引起各級警方高度重視,公安部、黑龍江省公安廳派出聯合專家組趕赴呼蘭,會同哈爾濱警方組成專案組開展偵查。

    “那時為了找到這個兇手,警方可謂掘地三尺。偵查范圍不僅涵蓋呼蘭,連周邊區縣也沒放過?!?1月1日晚,孟祥國說,他家在巴彥縣。案發時才幾歲。父親是一家國營廠的工人?!鞍ㄎ腋赣H在內,廠里有男員工上萬。每個人,都被叫去取了指印?!?/span>

    據潘濤回憶,專案組在呼蘭工作了好幾個月?!安贿^,線索太少,進展幾乎為零?!泵刻焱砩?點以后,他們要穿著便衣出來巡邏,防止兇手再殺人。當時,專案組也懷疑警察內部作案,包括他們武警在內,全縣所有警務人員都按了指印,一個個排查過了,基本可以認定不是內部作案。

    “30年前,呼蘭發生弒警時,我還沒當警察,但這個案子我是知道的?!?1月4日下午,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,呼蘭區公安分局許堡派出所所長盧建忠透露,30年來,關于案件偵查,呼蘭警方從未放棄過?!懊课恍戮珠L上任,均會關注?!?/span>

    11月3日下午,室外氣溫已降至零下5攝氏度。

    “我覺得,這些案子應該破不了了,因為證據、線索太少了?!币晃荒杲暮籼m籍老民警對能否破案表示擔憂。他說,30年過去,那些當年參與過該案的民警,如今離休的離休,調離的調離,更有老者已逝去。

    這位老民警透露,當時他恰好是技偵科民警。兇手犯案后,他們去現場勘查??赡菚r,沒有任何現場勘查新手段,完全靠自己雙眼。即使取下了現場犯罪痕跡,也是殘缺不齊的。不要說農村沒有“天網”,城區也是沒有的。

    “1988年9月以后,黑龍江發生的弒警案,均得以告破。唯獨這幾起破不了。這也說明,兇手自那以后,再沒出現過?!边@位老民警說,兇手緣何突然消失?是遇車禍身亡了?還是因為其他案子槍斃了,但他沒有供述這幾起案子?這些都有存在的可能性?!耙虼?,要想把這幾起弒警案破了,難度比白銀案大得多?!?/span>

    11月7日,立冬。哈爾濱下了第一場大雪。雪蓋黑土地,氣溫更是低至零下15度。松花江、呼蘭河即將進入完全封凍期,解凍開封得等到2017年春天。

    依據潘濤等人的“畫像”,呼蘭弒警案兇手,如果還活著,年齡也應該超過60歲了。

    贊(25)
   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團團金服 » 呼蘭大俠真實身份楊中山,楊中山真實呼蘭大俠嗎

    評論 搶沙發

    • 昵稱 (必填)
    • 郵箱 (必填)
    • 網址